關註理由
  頻頻發生的火災事故,不知奪去多少生命,留下多少貧困的家庭。更令人痛心的是,這些火災本不該發生,因為隱患早已出現,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上周,浙江省溫嶺市“1·14”火災重大責任事故案一審宣判。案件宣判後,如何避免不該發生的火災事故再次出現,值得社會深思。
  □本報記者陳曉英
  天降橫禍,往往會讓一個幸福的家庭瞬間變得不幸,讓一個貧困的家庭家破人亡。
  2014年11月27日,浙江省溫嶺市人民法院對“1·14”火災重大責任事故一案進行一審宣判。台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劍鋒、股東林真劍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和五年。
  沉重的法槌再次敲響人們不忍觸碰的回憶。10個多月前,2014年1月14日下午,浙江溫嶺城北街道發生嚴重火災,台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七間三層廠房被燒,16人在瞬間被奪走鮮活的生命,16個家庭一時被悲慟擊中。
  事後的調查認定,這是一起重大責任事故,直接原因是位於鞋廠東側鋼棚北半間的電氣線路故障,引燃周圍鞋盒等可燃物。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劍鋒和股東林真劍被刑事拘留,包括溫嶺市市長在內的15名相關責任人被追責。
  溫嶺火災
  出事只能憑本能逃生
  大白天的火災為何造成如此慘痛的傷亡?這是溫嶺火災留給人們最沉重的思考。
  從事發後媒體拍攝的照片可以看到,這座獨棟的廠房,除了房子的架子,其他都被燒空。牆壁漆黑,地上散亂著燃燒後剩下的雜物。
  這家製鞋廠一樓主要包裝、堆放原材料,二樓是負責黏合,三樓是打鞋幫,同時老闆還住在二樓。一些員工認為正是整個廠房的不規範,導致一樓著火後,二樓三樓的逃生通道被堵塞。
  在大東鞋廠打工的貴州人老湯回憶說,當時他正在一樓工作,“最早發現火的地方是一樓堆放鞋子的區域,那裡有不少電線,火勢一下子就冒出來,濃煙嗆人,把樓梯通道掩蓋了,一樓的人沖了出來,但樓上的人都擠在樓梯通道,不少人還摔倒了”。
  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黃希田說,員工沒有掌握火災逃生技巧也是傷亡慘重的重要原因。“可以肯定16人中多數是窒息而死,都是從三樓、二樓往下跑時出了意外,正確的做法是應該往上跑,等待救援”。
  “我來廠里四年了,從沒接受過什麼消防培訓,發生火災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怎麼辦。”事發後,工人張增麗情緒很激動。
  另一些逃生的員工說,雖然廠里有滅火器等消防設施,但沒有人教過他們怎麼用,他們也不知道遇到火災時應該怎麼逃生。
  在事發後半年的法庭審理中,經營台州大東鞋業有限公司的林劍鋒和林真劍兩兄弟,被指控擅自在原廠房的東側違規搭建了一個鋼棚作為生產場所。嚴重影響消防安全的鋼棚建好後,兩人沒有按程序主動報請消防部門檢查驗收。
  公訴機關認為,正是由於兄弟兩人貪圖私利,忽視安全管理,為火災的發生埋下了伏筆,因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溫嶺城北街道被稱為“中國童鞋之鄉”,擁有製造企業六七百家,整個基地的年產能達2.5億雙以上,但以中小企業為主。放眼溫嶺,作為全國第一家民營股份合作制企業誕生地,此地中小企業量大面廣現象也一直比較突出。“家家是企業,人人是老闆”,就是對這一現象的形象表述。根據相關數據統計,溫嶺在工商登記的企業和個體工商戶83921家,家庭式作坊12000餘家,多為“低、小、散”企業。
  由於監管乏力,不少企業安全欠賬嚴重,業主和工人安全意識和自救能力匱乏,構成了重大的安全隱患。
  “我在溫嶺十幾年,換過的工廠不下十個,沒有一家廠對我們進行過消防演練,出事只能憑本能逃生。”貴州籍打工者湯先生說。
  事實上,早在今年年初的這起火災前,對於製鞋產業安全生產現狀的綜合考量,一直是溫嶺欲罷不能的心頭之痛。
  周圍居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一帶時不時會發生一起小火災,小企業的消防隱患很多。
  消防部門則表示,由於鞋企太多,他們的消防檢查也是抽樣檢查,很多企業沒有消防審批,也就沒有在監督範圍之內。
  壽光火災
  誰關上了逃生的門
  溫嶺火災的宣判,不能不讓人想起發生在11月的另一起重大火災。
  11月16日18時40分,山東壽光龍源食品有限公司廠房突起大火,火勢快速蔓延,流水線前的18位包裝工人被火焰吞噬。
  災難原本可以避免。為了能多裝幾十箱胡蘿蔔,多賺18塊錢,一些工人主動提前上班,卻成為簡陋廠房和糟糕消防的犧牲品。
  事發地壽光市化龍鎮,是遠近聞名的“胡蘿蔔之鄉”。龍源食品廠被稱為鎮上最大的胡蘿蔔生產加工企業。
  每年8月,胡蘿蔔豐收季,化龍鎮每天都會涌入數千名工人。他們像一群四處遷徙的候鳥,在各地的胡蘿蔔加工廠中充當“臨時工”,計件領取工資。
  龍源食品廠15號冷庫靠在西側,這裡是工人們進出車間的主要通道。周邊是約75平方米、堆積四米多高的紙箱子。
  車間最大的捲簾門位於南牆,鑰匙在車間主任老柴手裡。捲簾門的開閉全由老柴決定。當晚,老柴外出未歸,捲簾門是關著的。
  車間里共有140多名員工,其中有20多名男員工。男人們的工作是在女工身後,將塞滿的紙箱封上,用推車送到最外側的過磅員手裡“過秤”。
  11月16日18時36分,流水線開關被打開,發出火車汽笛一樣的“嗚嗚”聲。一次普通的夜班開始了。
  4分鐘後,北側流水線上,女工鄭蘭蘭剛裝完一箱胡蘿蔔,她把箱子抱下來,交給後面的丈夫孫增健。孫增健躬著身子在她背後,將妻子遞過來的胡蘿蔔拿膠帶封上,搬上推車。
  此刻,鄭蘭蘭對面正在過磅的老陳猛然發現,對面的8號冷庫隱隱閃著火花,還有黑煙冒出來。
  十幾秒鐘後,火苗從8號冷庫噴出,一股黑煙吞沒了8號冷庫前的工人,哭喊聲響成一片。
  站在冰池邊的工人何天成聽到叫喊聲,循聲望去,他扯開嗓門喊,“起火了,快跑啊”。
  “噗”的一聲,何天成從遠處看到,北側已陷入火海。
  他一腳踹開冰池和外界相連的小門,轉身招呼同伴,“從這裡出去”。說完,何天成從70公分寬、兩米高的小門裡鑽了出來。
  他成了車間第一個逃出來的人,黑煙在他身後涌出來。
  工人老陳知道“大事不好”時,屋頂已經被引燃了。為了節省材料,車間房頂使用了彩鋼,兩層鋼板中間填充著大量泡沫塑料,一點就著。
  鄭蘭蘭離著火點稍遠,她轉身叫了丈夫孫增健一聲,就慌張著從東側繞過流水線,跟著人群尋找逃生通道。
  往常,車間有四條逃生通道:捲簾門、西側角門、車間主任辦公室與外面相連的南門、冰池的小門。
  然而,捲簾門被關閉;西側角門附近,一直堆到屋頂的紙箱已被點燃,相鄰的15號冷庫也開始發出爆炸聲,無法通行;冰池的小門位置偏僻,對於大多數工人,只剩下最後一條路。
  老陳正尋找逃生路線時,車間裡面斷電了。
  老陳摸黑跟著逃生的工友一塊跑了出來。此時,外面已聚集了七十多名逃生的工友。
  何天成守在冰池小門外接應鑽出來的工友,爬出來十幾個以後,冰池裡再也沒了聲音。
  何天成想過很多如果:如果捲簾門沒關,可能就不會死這麼多人;如果有人第一時間組織救援,可能會救出更多;如果廠里有過安全提醒或培訓,他們面對可能引發的有毒氣體,會更小心一點。
  壽光市消防大隊副大隊長李宗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北廠房是民房改建的倉庫,屬於私搭亂建的房子,並沒有列入消防部門重點監測單位,所以消防部門監管起來難度較大。
  化龍鎮上的幾十家胡蘿蔔加工企業,大多數廠房結構與龍源相似。
  事故初步調查顯示,這起火災暴露出生產經營單位存在以下主要問題:一是違法違規生產經營,生產廠房未經正規設計、未向有關部門申報驗收。二是消防安全隱患突出。三是單位安全宣傳培訓教育不到位,未對從業人員進行消防安全培訓教育。四是應急管理缺失,無預案、無演練。
  吉林火災
  許多人死在了門口
  隨著輿論熱點的轉換,在一場場大火中逝去的鮮活生命,很快就會被人們遺忘。對於大火,若只停留在“痛心”的感慨上,這樣的火就有可能再度燃起。事實也已經證明,在溫嶺火災、壽光火災之前,2013年6月3日,吉林省長春市德惠市的吉林寶源豐禽業有限公司主廠房,就曾發生一起震驚全國的特別重大火災事故。這場大火奪走了當日打卡的395個工人中的120人,另有77人受傷。然而,如此嚴重的火災教訓,並沒有成為“前車之鑒”。
  102國道貫穿德惠市的米沙子鎮,寶源豐禽業公司就位於這條國道的北側。
  從事故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廠房頂部已經被大火燒穿,但西面、北面未被過火的殘骸上仍清晰可見彩鋼板中間厚達20多釐米的焦黃色發泡材料。
  違規使用不阻燃的苯板與易燃發泡材料被認為是這場大火導致重大人員傷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女工李中潔心有餘悸地回憶,事發時她正埋頭飛快地卸雞腿,班長苗有紅突然扯開嗓子拼命地沖工人們喊:“快停工!快跑!起火了!”
  她本能地拔腿就跑,方向是北面的冷庫,因為雖然南邊辦公區與一、二車間中間有一條消防通道,二車間消防通道的盡頭在西邊,但她的印象中,西邊的門從她兩年前進廠時就沒有開過。再往南是上班的入口,死路一條,因為一旦開工,南邊的門就鎖著,而且站在李中潔的位置,火是從南邊過來的。
  李中潔回憶,她在車間內從未看到過滅火器、消防栓、防毒面具等消防設備,“也許有,但從沒有人跟我們講過”。事後的調查顯示,寶源豐對1200多名員工也沒有進行過任何形式的消防培訓,工人尤其是一些新入廠的工人,不知道消防通道在哪裡、車間共有幾道門、發生火情如何處置,甚至連火災時要用濕毛巾捂著嘴低頭逃生這些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有工人稱,3年來,管理方對工人唯一算得上與消防掛鉤的要求,就是規定員工不得在車間抽煙,上廁所也不允許抽煙。
  事後發現,傷亡主要發生在新手較多的二車間,多數幸存者是從冷庫逃生,在其餘方向,多道被緊鎖的門口屍體成堆。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車間的消防通道由於沒有上鎖,工人們第一時間得以逃生。
  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楊棟梁在事故調查中痛斥:“企業用工混亂,沒有培訓,沒有演習,許多人死在了門口。在統計死亡人數時,為什麼從40多人一下子增加到100多?就是因為在門口發現了大量遺體。火災發生後,誰都知道要跑,但往哪兒跑沒人知道。現在逃生門是不是被鎖上了還不能下結論,但至少是打不開的。”
  發生傷亡如此慘重的火災的原因在於,這家年銷售額超過2億元的明星企業從建造之初就脫離了應有的監管。2009年,寶源豐廠房建造總投資2.5億元,根據長春市消防部門的規定,這類建築禁止採用可燃苯板作為外保溫材料。但據媒體調查,寶源豐廠房建造時除了廠房框架採用了鋼材搭建外,其餘均採用了可燃苯板與彩鋼,薄薄的彩鋼板中間註入的是極易燃的發泡材料。
  事發後,寶源豐還被髮現存放了近50噸極容易引發化學事故的液氨。然而,一直以來,寶源豐都被列為非消防安全重點單位。
  有分析人士認為,這種熟視無睹的狀態,反映了當地監管部門長久以來對隱患的集體無意識以及安全意識讓位於農村快速工業化的政績和由此帶來的稅收衝動。值得警惕的是,這種現象絕非德惠市也絕非吉林省一地特有。
  120個遇難者背後至少是120個殘缺的家庭,遇難者留下的多是老人與幼子。在這次火災中失去兒子兒媳的吳福雲已經60歲了,看著已經成為孤兒的5歲孫子,他反問:“賠再多的錢又有啥用?這麼小的孩子留給我們兩個老的,這日子咋過啊?”
  痛定思痛
  誰來拯救中小微企業
  再回到剛剛宣判的溫嶺火災。如今,當地在大東鞋業的火災遺址上,建起了一座火災警示教育館。
  站在警示教育館前,依然斑駁焦黑的外牆令人備受觸動。
  據介紹,目前火災警示館已經開館,其中一塊區域用來進行消防安全教育培訓。
  從一次次媒體的及時報道中,我們可以看到發生於基層中小微企業中的一個共通性問題,企業為了將經營成本降到最低,廠房的基礎設施建設十分簡陋,生產工藝原始、落後,工人勞動環境十分惡劣。
  從目前暴露的一些安全生產事故來看,一方面是中小微企業自身缺少這方面的意識,另一方面是職能部門的監管存在很大漏洞。
  任何資本都有逐利本能。這本來是好事,它可以提高企業的效率。但是,對這種逐利天性如果不加引導和規範,就會產生損害市場,或者損害社會的行為。
  事實上,這些被痛批的企業只是因為火災事故的發生才使問題得到了暴露,而更多的同類企業則因為還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故而被掩蓋。這種不符合安全生產標準的中小微企業在各地星羅棋佈,它們就像火藥桶,隨時都會吞噬那些處於社會邊緣的底層打工者的生命。
  (原標題:多少生命因不該發生的火災而逝去)
創作者介紹

zy99zyuz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